本命华晨宇,all花党,all铁党

画的一张自己人设

占tag致歉
这一期文兆杰右耳的耳饰和花花在第五期戴的那个好像啊
不会电脑截图,所以没图片

这算是音乐节和菠萝BOBO的结合体?(你明明就是懒)

手残

典花 字母表

fan 粉丝

粉丝典x明星花

短小不精悍

在很久以前,邓典还没有跟华晨宇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喜欢上华晨宇了。

说实话,华晨宇的粉丝范围是极广的,男女通杀,老少通吃。
每个方面都是闪光点,从声音到舞台,从右手到喉结,哪怕是裤管底下露出的一小截脚踝*,都带着令人心动的魔力。

反正他就是喜欢上华晨宇了。

然后他恶补了华晨宇的每场live ,每一个参加过的综艺。他了解他的过去,也看得到他的未来。他知道在他瘦削的身体里有着多么强大的灵魂,但是,越是强大的人越值得心疼。

The problem of his past is his business,the problem of his future is my privilege...

典花 字母表

Earl grey 格雷伯爵茶
ABO设定

伯爵茶味的Slytherin级长典x红茶味的Ravenclaw级长花

设定是四院关系融洽

这篇没写好,随便看吧

论坛体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喜欢的A躲着自己怎么办」

1楼 Mars
自我介绍,我来自鹰院。我喜欢的那个A是蛇院的。

2楼
前排看戏

3楼 Mars
前几天不是万圣节嘛,我和他还有平常几个玩在一起的共同扮演了个系列,什么系列不能说,说了你们就知道了。

4楼
我记得,万圣节上好像有供酒的说

5楼
难道是……

6楼 Mars
是什么?
然后那一天晚上他就一直盯着我看,还拼命喝酒,醉的不省人事。

7楼 Mars
其他几个也不帮我,我就一个人把酩酊大醉的他拖回了他寝室。
累死我了。

8楼
hhh...

SHAW:

大家转起来谢谢!

今晚修仙:

湖南卫视真是艹
抄抄抄,全球170亿美金票房的logo都敢抄
动图也抄了漫威单页漫画设计,某想宣传图抄美队飞机背影图
占了tag抱歉,我今日微博看见实名气炸
漫威女孩儿不出来工作么
谁写个邮件群发迪士尼

典花 字母表

daybreak 黎明
出 狱典x少年花

叮咚,您的温柔花已上线~

发现自己越写越长,正在向一发完的短篇小说发展

求关注

本来是想写我花宠着典典的,但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写的宠好像并不符合大众的审美。这并不是什么“女人,我的卡随便刷,我的钱随便花”,而是一方去包容另一方,包容他的脾气,包容他的缺点,包容他一切的棱角。
这种包容,又何尝不是宠溺呢?

邓典坐在火车窗户旁边,看着窗外的树不断倒退。看得厌倦了,他就爬到上铺假寐一会儿。
长途奔波的劳累让他很快就睡着了。

待他醒来,听着下铺一阵嘈杂。邓典往下瞅了一眼,发现下铺来了个少年——挽着花苞头,穿着很简单的白T还有破洞牛仔裤,小小的一个人背着个跟他身形不符的略显巨大的...

典花 字母表

cry 哭泣
选手典x星推官花

没有在责怪什么,只是换位思考觉得典典可能会这样想,就这样写了

华晨宇望着文兆杰他们下去的升降台,不语。
良久,他垂下揉着左肩的手,又将其抬起,擦擦眼角。

舞台中央的升降台只升了一半,邓典远远眺望着华晨宇。即使他看不到华晨宇的正脸,他也知道他的大哥在哭。
他的花花,在哭。

他很少,准确来说是从未认真注视华晨宇的背影,邓典望着那道背影,突然发现——
华晨宇很瘦。
瘦到仿佛风一吹就会摔倒。
他知道在那瘦削的躯体中有着怎样强大的灵魂。但他却不知道,再强大的灵魂也只不过是一介凡人。

魔音最后靠粉推和大幂幂回来了三个。他注视着华晨宇——人眼圈边依然点着微红。他知道这是谁造成的,是他们,是他。

“你...

典花 字母表

bleeder 吸血鬼
吸血鬼典x普通人花

华晨宇和邓典是在朋友举办的宴会上认识的。

在朋友拉邓典过来介绍给华晨宇的时候,华晨宇快速地扫了一遍邓典,暗暗地给他贴标签:长发披肩、金丝眼镜、衣冠禽兽、斯文败类……不对,什么鬼。华晨宇摇了摇头,没注意到身上的邓典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也在贴标签:小仓鼠、无辜脸、血液香甜、可爱想太阳……噫,自己在想什么。邓典微微皱眉,最近是太禁欲了吗,怎么对一个只见了第一面的人产生了这种念头。

两人认识后发现格外合得来,感情火速升温。一年时间,邓典就向华晨宇表白了,相互暗恋的两个人就这么成了情侣,利用起了为数不多的假期,提前度起了蜜月。

在宾馆的某个晚上,华晨宇半夜起来喝水,迷...

典花 字母表

arousal 性 冲动
(选手典x刚出浴的星推官花)

“邓典你这个地方不对,”华晨宇皱了皱眉,指出邓典不足的地方,“你这个地方的气不是很足……”
接下来华晨宇说了什么,邓典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是目光暗沉地盯着自家大哥。

华晨宇明显是刚洗完澡就过来了,全身上下都带着沐浴露的薄荷味。此时邓典正盯着华晨宇的锁骨看——那里被华晨宇未干发梢滴下的水珠浸得发亮,水聚集多了,在滑入更引人遐 想的地方。

邓典视线上移,滑过华晨宇的喉结——它正因为主人不断说话而上下滑动——最后在人微微泛红的眼角停顿。
他知道华晨宇此时的眼角微红是因为刚洗了个热水澡,但还是不由自主地被此时的华晨宇所诱 惑。在缓慢眨眼间,他幻想着华晨宇清秀...

1 / 2

© 冷画屏yu | Powered by LOFTER